ZZZZZZZa

路上 🚗...

看到堆堆说“赢球的时候是德国人,输球的时候则是移民”真的爆哭了

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这届每90分钟创造5.5次机会真的超优秀😭😭😭😭😭真的十分心疼了

2018.6

哇啊啊啊啊啊这次捏的超合我眼缘啊啊啊啊超喜欢了!!!!

怎么看怎么可爱!!!!

相叶飞行员的回眸✨✨✨✨✨

(ꈍᴗꈍ)

我喜欢的嘟嘟脸!!!!!

今天刚捏的还没有烤(๑• . •๑)

已经被我抠眼睛扣破相了(´・_・`)所以只有他细化之前的一张照片惹(´;︵;`)

单恋

just

深夜雷人原创。

名字瞎起。

怦是一个人,他是另一个人。




开门密码啊……

怦揉了揉已经乱七八糟的头发:“完全想不起来呢……果然不能喝酒啊……”

舍友们大概已经在睡了吧,毕竟已经。怦掏出手机才想起来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。嗯……反正已经超过12点了,自己又是刚住进来不到一个月,不好意思打扰到睡得正熟的大家。

“果然不应该喝酒啊……”怦背靠着门蹲起来,把自己缩成一小团,祈祷着自己今天晚上不会被冻死。

“叮——”有人坐电梯上来了吗?怦已经睡得迷迷糊糊。

“诶可不能在这里睡觉的。”有人拍着怦的胳膊说。

怦眯着眼睛抬头。

是梦吗?他怎么在这儿?怦满脑子都是那个该死的说着对不起又总在自己眼前晃的男人,狠敲了自己一记,试图让自己清醒,但不管怎么看,他都是自己脑子里想的那个人啊!

“诶!!我们住一层吗?”他来回指着1401和1402,显然,他是住在1402了…………等等,一段电梯里的回忆突然挤进此时混沌不堪的脑子——

“是新住进来的吧?”孕妇笑眯眯地打量着怦。

“嗯!是的,”怦赶紧向对方——1402的住客稍曲着点腰点了点头,又忙掏出一张名片,“我在附近和朋友开了喝东西吃甜品的小店,如果有时间的话!”

“哦!”孕妇接过名片,“是那家店啊!朋友经常向我推荐呢!还想着什么时候一起和我家老公一起去呢,我和我家老公真的超喜欢这种小店呢,但是好像刚开半年?一直没时间去呢。”她笑着摸摸肚子。“但是怎么最近才住进来呢?以前住的地方很远吗?”

“啊不,我之前就住在店铺的二层,但最近准备把二层也改成店面了,所以只好搬出来啦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——我和老公一定会去拜访哒!”

“还请多多关照啦。”

——

诶。

老公。

是??

他吗??

怦猛地站起来,早就忘了自己已经不知道蹲了多久,马上又一脸痛苦地弯下腰。缓着双腿的酸意蹭到了电梯边上按了下行的按钮。

“你不回家吗?”他还在怦后面追着问。

“不回!”怦咬着牙,奇怪着今天的电梯怎么这么慢,大脑还在不停地在处理刚刚得知的他已经结婚而且有孩子了的讯息。需要下楼跑三圈清醒一下。

疯狂地按着“1”和关门,怦想快点逃离这层,逃离不太愿意得知的真相。

“等等啊!”一只手阻止了正在闭合的电梯门。他突然揪着怦的大衣领子,把怦拽到了电梯门前,自己站在了门的地方,刚好让电梯门关不上。

“最近好冷啊,别在外面呆太久了。”他边说着边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,一圈圈绕在怦的脖子上,围巾太长太宽,等他给怦系好才发现已经快遮住眼睛了,怦的眼睛从一点点围巾的缝隙里偷偷观察着他,外遇,双性恋,骗婚等一系列词汇像重拳一样把怦在醉酒后,还周转不灵的脑子砸了个稀巴烂。

他轻笑一声,拉了一下挡在脸前的围巾才将怦的眼睛鼻子露了出来,后退了一步,朝怦摆了摆手。

诶。

诶?

诶???!!!!

这是什么意思!!!等怦站在寒风里了,怦才反应过来。

刚刚他是在勾引我吗???!!!明明知道我喜欢他,还在家门口对我这样做吗????家里还有他怀孕的老婆!!!

怦瞬间酒醒在心里臭骂了他一万遍。

该死的渣男!

“1。2。3。4……14。已经睡了吗?”怦将脸藏在围巾里,偷偷看着已经完全黑掉的1402。

我在干什么!怦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想把一些想法逐出脑海。

明天就把围巾还给他!和他划清界限!和他不再来往!

折腾到了半夜,零下的天气让怦已经完全清醒,1401的开门密码也又想了起来,怦终于把自己扔在了自己的床上。




怦突然从床上翻下床。

几点了。为什么闹铃没响!

啊!!昨天!!手机忘充电了!!慌乱地看了一眼表,完蛋,已经11点了,这是完完全全睡过了啊!还没有采购今天需要进的货,还没有准备今天的甜点,还没有收拾好桌椅……本应该10点开门的店铺!!现在已经晚好久了!!

手忙脚乱地开机,电话短信全都涌了进来,全是在问自己为什么今天没来也不接电话……

啊啊啊

啊啊啊

心和大脑都处在尖叫状态的怦以闪电的速度洗漱着,趿拉这鞋正要出门就和刚要进来的人撞了个眼冒金花,两个人都捂着脸诶呦了一声。

“诶?!”他瞪大眼睛。

我才要说诶吧!!!怦在看清他之后心和大脑彻底崩溃。

“你也在这里合租吗?”“你也在这里合租吗?!”

也就是说他不是对面的那位老公!!怦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这个。

那就太好了吧!!第二个想法。

诶不对他还是并不喜欢我啊,毕竟拒绝了我。第三个想法。

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了餐桌边。

“店今天不开门吗?我去了发现没人在。”他第一句话居然是问这个?

“啊……突然,睡过头了。没关系今天反正是周六,三点之后再开门已经说好了的。”

不不不!!刚刚明明和员工都发了短信说自己半个小时内马上到!!怦刚说完就后悔了。

“那,一起吃中午饭?”他看了看表问怦。

“嗯走吧。”

不!!现在还什么都没解释!!突然就接受住一起的设定了吗??而且我还要开店啊!!现在可不是吃饭的时候啊!!你给我清醒一点!!难道醉酒现在还没醒吗?!

于是。

两个人去吃了烧烤。

“麻烦给我来变态辣。”怦瘫在椅子上,偷偷给员工发着短信,让他们先做开店准备,一点前自己一定会回去的,附带着道歉一万次。

等菜的时间,两个人才好好了解了情况。

因为怦从住进来就一直没休息过,从早上不到七点出门一直到晚上将近十二点回来,和舍友很少碰面。虽然知道有两位和自己同住,但至今只见过其中一位,还是在那位轰趴凌晨五点才回来,遇上了刚起床的怦,两个人才打了招呼。而他平常上班工作经常带回家,晚上经常是在处理工作,而且有着十一点睡觉的好习惯,因为公司离很近,早上九点才出发去上班。

缘。

妙不可言。

怦啃着变态辣的鸡翅羊肉串羊腿,呼呼着吐着火,渐渐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辣得下不去嘴的时候怦才发现他一直在对面偷笑:“有本事你尝尝!真的很辣!今天比往常都辣是怎么回事啊……”怦张着嘴手扇着凉气。

他突然揪着纸附在了怦的嘴上,用不重不轻的力度擦了一下:“嘴唇都辣肿了。”

再回过神,两人已经站在门外,相顾无言。

“应该去准备开店了吧?”他问。

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怦问。

“嗯?”

“既然不喜欢我的话!”怦像脑子短路了一样突然捅破了这层两人之间的纱。

他一愣,怦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又是自作多情,将直男行为又理解叉了:“算了。”怦转过身就跑,心慌得不行。

还没跑两步就被拽了回来,他吻住了怦。

只是一两秒便放开了。

两个人都闹了个大红脸。

“……嘴……确实肿了呢。”他害羞了吗?怦感觉自己的脑袋像火山一样,滋滋地响像是要炸,不敢细想。

“而且明明是你不喜欢我吧?明明是我在单恋啊!”他在说什么混话,我明明已经单相思喜欢他七年了啊!

“大学的时候……”两个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


大学的时候,怦大三,他研二而且已经确定了入职,两个人在学校网球队认识。

怦本来就不太直,一直没谈过朋友,也是头一次,对一个学长这么向往。

虽然是网球队的两个顶梁柱,但怦总是绕在他的粉丝团周围,还总是能抢占到给他递水递毛巾的先机,有人起哄,怦也顺着说:“毕竟学长和大前辈啊,当然得狗腿一点啦。”

两个人搂搂抱抱不少,但怦心里苦,知道往往直男才不在意这些个接触,根本不敢想歪。

终于在怦毕业的时候,网球队的都来祝贺,怦在万事过后对着他表白了。

“学长!!我喜欢你!”

“诶?!什么!”他受了惊。

在怦看来,这完全是把这位大直男给吓到了嘛!身边居然有一个基佬潜伏了这么久!!

过了很久他笑: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!!!”怦突然干笑,“那么认真干嘛!还想着毕业之前终于能驴你一把,心情真是好呢……”怦扭过脸继续向前走。

他的“对不起啊让你先表白了”也是烂在了肚子里,本来的“居然让怦抢占了先机”的一点点小懊恼,和冲晕头脑的欣喜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哈哈哈哈的笑声就是在嘲笑你啊。他低下头。

再相见没有等多久。

没想到怦毕业后开的店铺离他的公司就只有一站地,而且,新开的店铺总是能在年轻人们之间传开,他也随着公司里赶潮流的人们来到了怦的店铺。之后便有意无意的,早上中午晚上都路过一下或者进来要个咖啡。




“单恋啊……”才不是呢。

一个人拙劣的演技,另一个脑残地相信。

////